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阴阳神帝 第九百六十四章 呼延傲然的屈服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7:05

阴阳神帝 第九百六十四章 呼延傲然的屈服

?看来呼延将军的天宝侯很有可能会变成天宝王,能够受到如此提拔那也是他用生命的危险换来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危险当头的时候这样做。

?只是谁也没有发现,穆天智的眼中不由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从直觉上穆天智就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他拜托呼延傲然对赵腾空和孟欣如有所关照,但是他知道凭呼延傲然的为人未必肯这样做。

?可是,无敌傀儡营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他总是觉得呼延傲然隐瞒了什么,他不相信就这样的简单。

?本来穆天智想要在朝堂上的集会后立即询问的,但是现在看来只能等等了。

?皇宫的内廷,这是作为王上的萱人凤召集亲信商议大事的地方,没有任何人打搅,就算是萱泰能要进来的话也会提前说一声。

?萱泰能现在几乎已经将事情放手给萱人凤做了,这也是因为他的寿命将会随时终结,他必须想办法将自己的生命尽量的延长。

?掌控天道如果没有得到飞升的话,萱泰能也只能有五万岁的寿命,而现在萱泰能还差了最后的一步。

?这也让他没有能够发现萱人凤其实已经被外人取代的事实!

?“呼延傲然,你做的不错,否则你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帝天轻描淡写的看着呼延傲然,而呼延傲然的脸上露出了难看的颜色,他已经知道了帝天的身份,凭他的脾气他自然首先要做的就是将帝天的身份揭穿,但是后来他很快就知道这件事并不容易做到。

?“不是我逼你,而是你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帝天淡淡的道:“我希望你能够成为我神魔一族的人,到时候我神魔大军从封印中杀出,你就可以保住你最为心爱的人,你虽然此次没有揭穿我,但是我真的很感到担心啊。”

?呼延傲然猛然抬头,他的双眼中露出了血丝:“帝天,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你不是已经在我的身体中留下锁灵印了吗?”

?锁灵印,其实就是叫法不同而已,和元神印是差不多的。

而九幽恶魔一族传下的锁灵印更要无耻一点,在身体中种下锁灵印的话,不但可以在瞬间将人化成飞灰,还可以让人无法抗拒做出一些事情,不是傀儡如同傀儡。

?“呵呵,的确是,而且我也不担心你会用力量清除,那可不是你这样的境界能够做到的,在玄天世界中恐怕也只有几个天道者能够用强力解开吧。”帝天淡淡的道:“可是,前车之鉴我不想忘记,难道萱龙飞的事情我会忘记吗?”

?帝天就是因为低估了萱龙飞,才会让自己苦心经营的无敌傀儡营被毁于一旦,更令自己差点被自己研制出来的无敌傀儡追杀,要不是父亲正好出现的话,自己现在早就被那些无敌傀儡给灭了。

即使如此,他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父王九幽魔主好容易逃出了九幽封印,却为了救自己而被天谴击毙,这令他不由痛心疾首。

虽然九幽魔主的出现让他知道九幽封印的封锁力量已经远不如以前强大了,但是父王的死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要不是自己大意的话,萱龙飞如何能够对自己做出反戈一击,因此他决心不让同样的错误再错一次。

?呼延傲然咬牙道:“我可以发誓,终生不会背叛你,否则必遭天谴!”

?如此重誓果然令帝天点了点头,像呼延傲然这样的人能够做出如此承诺是可以相信的,而且谁也不敢拿天谴来开玩笑,因此帝天也没有再进一步。

?要是硬要让呼延傲然答应加入九幽恶魔一族的话,他真的孤注一掷那就麻烦了,自己难道还能够将他再次击杀不成。

?一个萱龙飞就已经让萱泰能对自己不满了,再加上一个呼延傲然,虽然呼延傲然和萱龙飞的地位无法相提并论,但是连续的死亡萱泰能并不是那种没有心眼的人,只要他稍稍起了疑心自己肯定无法掩饰破绽,因此帝天也只能算了。

何况如果呼延傲然真的答应,反而会帝天怀疑,因为他对呼延傲然很了解,要不是自己卡住了呼延傲然的命脉,仅仅控制他的生命来要挟,是根本无法办到的。

?呼延傲然走出了皇宫的内廷,如同消失了所有的力气一般,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沮丧,为了自己心中最为重要的人,他只能这样做。

?忽然,一只手在他的肩头拍了一下,这令呼延傲然不由大吃一惊,他连忙躲闪开来。

“呼延兄,你这是怎么了,”穆天智疑惑的道:“难道你没有发现我?”

?虽然两人都是涅槃榜的精英人物,前三名的强者,但是穆天智知道自己的实力比起呼延傲然来说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自己也没有刻意掩饰什么,竟然令呼延傲然如此紧张,这让穆天智心中不由怀疑。

?想到呼延傲然和平时完全不同的神色,他的心中更是奇怪。

?呼延傲然这才发现是穆天智,他摇头道:“天智,找我有事吗?”

“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这里不太方便,还是到我家去吧。”穆天智笑着道。

他们两人本来就是惺惺相惜的好友,没有天才之间出现的嫉妒现象,两人私下里也是常来常往。

呼延傲然摇头道:“天智,我还有些事情要办,还是改天吧。”说着他甩开了穆天智,离开了。

?穆天智愕然的看着远去的好友,心中忽然觉得非常的沉重,自己的好友变了,本来他不是这样的人,明明自己心中有事情,却不愿意对自己说。

而以前的呼延傲然则是,任何事都不会对自己隐藏,想到在呼延傲然身上出现的变化,穆天智心中不由疑惑,到底在无敌傀儡营发生了什么呢?

?穆天智虽然也是性格豪爽,但是他为人精细,比呼延傲然有心眼的多,他觉得这件事肯定和无敌傀儡营有关,当即身形一晃,向着无敌傀儡营而去。

呼延傲然其实并不想要瞒着自己的好友,但是说出来有什么用,自己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如果是为了自己的话呼延傲然宁死不屈,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人要守护。

?回到自己的家中,一个容貌基本属于清秀的女子走了出来,笑着对呼延傲然道:“傲然,你回来了吗,我给你说的事情想的怎么样了?”

这就是呼延傲然的姐姐,呼延星儿。

?呼延傲然这才想起姐姐对自己提过的一个女子,因为姐姐说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身边需要有一个女人看着自己,她才愿意出嫁。

?呼延傲然的心中一沉,就自己现在这样还能够耽误其他的女子吗,因此苦笑一声道:“姐姐,我觉得不合适,现在我觉得很累,让我休息一会儿吧。”

?看着呼延傲然走入了里间,这让呼延星儿一阵愕然,她感到今天的弟弟与平时有很多的不同,平时的弟弟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说话,总是非常热心的,就算是再累也不会如此,今天怎么了呢?

?看来要问问天智了,呼延星儿心中暗想。

?呼延星儿和穆天智情投意合,虽然呼延星儿的容貌算不上美女,但是穆天智却喜欢她,而这也是他和呼延傲然关系很好的重要原因。

?呼延傲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对自己的选择痛心疾首,但是却没有办法。

?在回来玄都的路上,呼延傲然遇到了王上萱人凤,他原本就对萱人凤起了疑心,因为他心中很清楚无敌傀儡营的主持人就是萱人凤,没有其他人了。

?当然老祖宗萱泰能和师傅萱太月都是有这样的能力,但是此次他们两人一个和独孤英雄打的黑天昏地,一个还在昏迷中,根本就不可能有时间,只有萱人凤了。

但是他作为玄天王朝的大将,说什么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毕竟这样的打击对于他来说太过沉重了,竟然自己的王上是九幽恶魔一族或者说被九幽恶魔一族控制着,这让他感到羞愧难当。

?他是一个直肠子的人,能够在赵腾空众人面前说谎已经让他感到心中的郁闷,见到萱人凤后再也无法按捺住自己的疑问,本来他觉得顶多就是一个死而已。

?却不知道世界上比死有更为残酷的方法,帝天轻松的制服了身体受伤的呼延傲然,然后告诉他自己就是九幽少主,如果他想要反抗的话就杀了他的姐姐。

帝天知道,对于呼延傲然来说最为重要的就是他的姐姐呼延星儿,这一下子就打垮了呼延傲然的防线,因此他只能向帝天屈服了。

?“对不起了,腾空-------”呼延傲然苦笑一声:“我应该早就将真相告诉你的,但是现在我已经不能够了

。”

?嘶!

?赵腾空他们在玄都等到了答复,玄天王朝虽然不是公开道歉,但是至少来的穆天智已经将诚意带到了,可这并不是赵腾空他们期待中的东西。

?什么萱龙飞已经被王朝暗中处决,虽然的确是这样回事,但是内地里却不是如此。

?令赵腾空他们惊讶的是,玄天王朝除掉死了一个萱龙飞之外,其他人好像都没有任何的变化,难道呼延傲然对自己说的是谎话?

?赵腾空绝不相信呼延傲人会说谎,否则他为什么还要提醒自己使用萱龙飞留下的戒指呢。

?他将穆天智带到了单独的隐匿空间,两人的神情都变的严肃起来。

?首先说话的反而是穆天智,他急切的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呼延傲然回来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他的姐姐都要急疯了,本来一个有什么都说的人现在却沉默寡言起来,我想要请他喝酒他都没有答应。”

?赵腾空直觉的想到在呼延傲然的身上肯定有什么发生,但是他无法去问呼延傲然,何况连穆天智都无法问道,自己就更不用说了。

?他将无敌傀儡营发生的事情经过对着呼延傲然说了一遍,然后道:“穆大哥,你觉得这个幕后者会是谁,谁最可能成为九幽傀儡营的制造者?”

?穆天智不由呆住了,他虽然猜到了事情不会有这样简单,但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

?可是呼延傲然是怎么回事,他明明已经知道了真相,为什么还要说谎话?

包头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鸡西治疗龟头炎费用
苏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包头治疗白斑病费用
鸡西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