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男主攻略 第105章 狼心狗肺的东西

发布时间:2019-09-26 01:07:50

男主攻略 第105章 狼心狗肺的东西

看到舒杰被打,另一边被绑在木桩上的舒启明有气无力的努力哀求:“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无人理会他,舒启明将救助的目光看向舒心:“舒……三侄女,三小姐,你说句话说句话吧!”

舒心冷漠的看了舒启明一眼没说话。

舒启明继续哀求:“三小姐,你是家主,是舒家的家主,求你救救我们,求你说句话吧,别打了别再打了……杰儿,杰儿啊!”

舒心不为所动,舒启明一直豪赌,丝毫不将输钱放在心上,认为自己是舒家二爷有的是钱,输得起,认为欠了赌场的钱定能还上,赌场的人不会把他怎么样,他在舒家当着主事的职却整日无所事事,只知豪赌。

这样的人就该得到一些教训,以免不知厉害不知悔改。

舒杰的惨叫声,舒启明无力的哭求声响彻赌场后院,直到舒杰被揍得再也没力气叫嚣,百里憬茙才抬手命打手停手。

舒心缓缓走到舒启明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漠道:“二叔,请你记住刚刚你的心情,记住五弟的惨叫,我来是为救你而来,你爱赌,我不妨碍你,小赌可以,但你要懂得节制,不然后果绝对不是你想看到的,我只能救你这一次,也只会救你这一次。”

舒心退回,站在百里憬茙他们稍后的位置。

百里憬茙将契约递给赌场管事命令:“把这个给舒二爷看看,若他同意就在上面按个手印,若不愿意就按老方法办

男主攻略  第105章 狼心狗肺的东西

。”

管事的恭敬接过契约看了看,将之拿到舒启明面前。

待舒启明将契约内容看完,百里憬茙淡然道:“这算是本公子给舒家新家主面子,你若同意便按手印。”

舒启明纠结片刻往“契约”上按下手印,无力而颓废道:“我同意。”

“既然如此,那你便要说到做到,不然,后果如何上面已经写得很清楚。虽说你家公子长得不怎么样,但好好讨教一二还是会有客人要,记住了。”百里憬茙带着高高在上的威严,冷漠轻蔑的说完。得到舒启明肯定回答转身离开。

赌场众人行了恭送之礼,舒心亦然,直到百里憬茙跟南宫羲消失在后院大门外。

舒心淡淡看了舒启明跟舒杰一眼,赌场管事命令打手将他们松开,舒心转身离开。

舒启明跟舒杰被小厮搀扶着往赌场外慢慢走。舒杰稍稍缓过一口气问舒启明:“父亲,他们给您签了什么契约?”

舒启明看着舒心的背影忿忿咬牙:“真是没用,可恶,可恨。”

舒心若有所感的微微偏头,将舒启明的表情看在眼里,在心里冷哼一声,果然是不懂得感恩狼心狗肺的东西。

坐在回去的马车上,舒心慵懒地靠坐着,面无表情眼神冰冷,她知道舒启明不会感激她的相救。若他敢打什么坏主意,那么就别怪她一丝一毫的情面都不讲了。

没良心,不知审时度势,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很多,舒家二房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当舒心回到院子不久,二夫人常氏就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杀了进来。

“舒心,今日你最好给我一个说法。”常氏刚走进院门就毫不客气的叫嚣起来。

“说法?”舒心侧靠在院中的圆桌上,淡然的看着走近的常氏。

常氏冲到舒心面前指着她破口大骂:“舒心,你好狠毒的心,竟然任人把老爷跟杰儿打成重伤。还让老爷在那样的“契约”上按手印,你真的好歹毒,区区十万两银子你都不舍得出,那可是你二叔。你五弟啊!你怎么忍心?你简直……”

舒心缓缓站起身,冷冷的盯着常氏,嘲讽的轻笑一声冷冷道:“区、区十万两银子?你那么有钱,你怎么不拿着钱去救他?被人打成重伤?没被打死打残你就该谢天谢地了,你有本事到我这里叫嚣你怎么不去人家赌场里叫啊!一把年纪了别那么不识好歹。”

“你……”常氏被舒心呛声,气得“哼哧哼哧”直喘气。指着舒心的手狠狠颤抖着却说不出一个字。

舒心轻轻挥开常氏的手轻蔑的睨着她继续道:“赌场东家同意让二叔分期还钱已经很不错了,就别得寸进尺了好吗?”

“很不错?哪里不错?”一说到这个常氏就来火气,愤怒大叫:“十万两银子五年还清,利息一万两,若是不还清他们便要将杰儿卖到青|楼里去当小倌,小倌啊!”

常氏说着便悲愤的潸然泪下指控着舒心:“舒心知道小倌是什么吗?我们可就杰儿一个儿子啊!舒心你真是太恶毒了,杰儿是舒家唯一的嫡子,你就要这样害他,你你……你……简直狼心狗肺你……”

“狼心狗肺?”舒心被常氏气乐,狠狠盯着常氏沉声道:“谁才是真正的狼心狗肺?常氏你搞清楚,若不是我舒心,你夫君现在已经是废人一个,你儿子早就被卖去了青|楼当小倌,去赌的是你夫君,欠了赌场债的也是你夫君,十万两赌债,你以为赌场光处置了他们爷儿俩就算债还了吗?若是那样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冲着我叫嚣?再跟你说一次,别不识好歹。”

常氏惊惧的瞪大了眼僵站在原地,满脸的悲愤、哀伤、怨恨,脸色几经变幻后固执己见的大声道:“你明明可以拿十万两去还债啊。”

舒心简直被气得无语,咬了咬牙,怒道:“常氏你脑子进水了吧?你到底知不知道舒家现在是怎样的状况?别说拿不出十万两银子,就算拿得出我也不会拿这钱去给他还债,你知不知道那是纵容他赌博,他只会越赌越大越输越多,舒家四分之一的产业都已经被他输掉,还不够了吗?愚蠢至极。”

“那你也不能任凭老爷按下那不平等的契约,五年,五年要老爷自己赚钱还,怎么做得到?”常氏依旧固执的指责舒心。

“五年赚不到十一万两银子。”舒心嘲讽一笑:“刚刚是谁说十万两是区区十万两的?”(未完待续。)

铜陵治疗睾丸炎医院
铜陵治疗龟头炎方法
铜陵治疗龟头炎费用
铜陵治疗龟头炎医院
铜陵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