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闺门令 081 修书相邀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0:27

闺门令 081 修书相邀

借着拉住微弱的光芒,可以看到这东西上写着三个大字,两个字像是金文比较复杂,俞知乐不认识,待看到最后一个字时,俞知乐心里大惊。

这是一个“令”字。

这东西长条状、金属制成,最前面还刻着一个凶猛的虎头,下面还有一个“令”字,这分明就是一个令牌!

俞知乐又想起胡士山曾经和她说过,祖父手下曾经有支军队名叫雄鹰军,这难道就是雄鹰军的令牌?

俞知乐将令牌又凑到蜡烛底下看了看,翻过去背面果然看到画着一只雄鹰翱翔的图案,而在角落里,刻着一个“俞”字。

她望着令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祖父为什么要留下这个?雄鹰军不是早已经解散了么?

俞知乐在床边将孟丰毅的铁血令摆了出来,将祖父的雄鹰令并排放好,瞅着看了半天之后叹了一声,将两个令牌小心翼翼的收起,放到她床边专门打制的暗格之中。而后她拉起被子,蒙着头一觉到天亮。

――

马上就是临近越山演练的日子,俞知乐早已将太子布置好的演练流程传给了元瑞,元瑞只是告诉俞知乐私下里修改一下射程距离,其余事情交由他的人处理。

俞知乐便将元瑞告诉她的数字报给了太子,太子根据这距离又做了一些安排。

在兵部,俞知乐和俞青洗两人碰过几次面,经由俞知乐提点了几句,俞青洗便自告奋勇的掌管起来演练现场布置的事情。

梅德新这几天也没有再为难她,兵部都在为这演练之事忙的焦头烂额,梅德新也是在卯足了劲儿想要再立一功,好抹去先前在皇上那里的坏映像。

正当俞知乐重新又检查着大炮工序的时候,有个守门的士兵进来找她说是外面有人找她

闺门令  081 修书相邀

她停下手中的事情,走到了兵部的门外,只见外面站着那日在碰到俞知水时在她身边的丫头。

那丫头见俞知乐出来,迈着小碎步走到了俞知乐面前,“大人,这是我家的小姐给大人的一封信。”

“信?”俞知乐将信接过。

那丫头鞠了一躬,“小姐说请大人一定要来,奴婢话已经带到,就先告辞了。”

俞知乐摆摆手示意她离开。

等她走后,俞知乐将信打开,字迹很熟悉,确实是俞知水的字迹。信上的大意是邀请俞知乐去会贤楼一聚,有关祖父遗物有重要事情要商,时间是今天的午时。

俞知乐抬头看了眼日头,已经差不多要午时了,她进去衙门内又转了一圈,发现事情基本已经打点好,叫上了箫任,吩咐马车去了会贤楼。

按理来说,俞知水应当不知道有关祖父遗物的事情,但她能知道这件事说明里面很有猫腻,因而这宴是一定要赴的,无论这是不是鸿门宴。

会贤楼人多眼杂,想要再拐骗她没那么容易,而且在她连日不断的苦练之下,自己的鞭法可是大有长进,又有箫任在自己身边,安全性比从前强了很多。

到了会贤楼之后,俞知乐刚下马车就有小二迎了过来,将俞知乐带到三楼的雅间。

三楼比起二楼来更安静了几分,当然价钱又更贵了几分,俞知乐心里感叹这俞知水下了大血本。

“小姐,您的人来勒。”小二为俞知乐拉开了一间雅间,俞知水已经等在了里面。

俞知水冲着小二甜美一笑,小二看的眼花了花。

“那就请小二哥帮我们上菜吧。”

小二脚下一踉跄,应了一声就向着楼下跑去。

这雅间很大,除了放着一张圆桌之外还放着不少的屏风和书画。

俞知乐招呼箫任坐在自己身边,而后她坐了下来问道:“你想说什么?”

俞知水上上下下的看了箫任几眼,但是箫任只是呆呆的看着桌子上正中间摆着的雕塑。

俞知水哼了一声,再不关注他,看向了俞知乐,“我想问你,你和闻人泽是什么关系?”

俞知乐看到了俞知水对箫任的态度,心中不满了起来,俞知水现在真是装都懒得装了。

她对着俞知水笑了笑,故意说着,“我们是你猜不到的关系。”

俞知水皱了皱眉,“你喜欢他?”

俞知乐耸耸肩,不置可否。

小二这时候已经端着饭菜上来,依次摆在了桌子上。

俞知水夹起了一块鱼放在了俞知乐的碗里,笑着说道:“姐姐快吃。”

俞知乐没动筷子,箫任看了一眼俞知乐,也没有动筷子。

“怎么?怕我投毒啊。”俞知水轻笑了几声,“姐姐可真是胆小。”

“随你怎么说。难道你骗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信中说有关祖父?”

俞知水放下筷子,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

“你自己去问吧!”说完这话,俞知水从凳子上猛然起身,端起眼前的盘子就像俞知乐砸了过来,箫任眼疾手快,迅速的抱着俞知乐闪在了桌子底下,躲过了这盘子。

“姐姐,这次真的再见了。”俞知水朝着俞知乐挥挥手,跑离开桌子,打开雅间之内的小门闪了进去。

俞知乐坐起身子来,就看到雅间之内门一开,一个粉红色的身影闪了进去。

雅间之内竟然还有门,这分明就是一个陷阱。

她心中警铃大作,拉着箫任,“快走!”她跑去拉雅间的大门,却发现门已经被锁了。

“晚了!”小门之内率先出来一个女子,之后身后跟着大约十来个人。

俞知乐一惊,这女子就是那日在村庄里面假扮新娘的女子!

她快速衡量了一下,以她和箫任的实力如果硬拼的话绝对打不过这些人,她环顾了下雅间内的四周,拉着箫任退在了窗户边。

她低低的在箫任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尤其加重强调了几个字眼。

而后她一把将桌子掀了起来,以迅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窗户推开,在手腕间一扣将鞭子甩了出来缠绕在了离窗户不远的围栏之上。

“晚不晚不是你说了算!”

俞知乐拉着箫任就跳了下去。

那假扮新娘的女子躲过桌子之后,迅速跑到了窗边也仅仅是撕破了俞知乐的一角衣服。

她冷冽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意外。

借由着绳子的缓冲力,两人在空中一顿,这力度直扯着俞知乐胳膊生疼,但她不敢撒手,这鞭子坚持的时间不长,她迅速道:“箫任,跳!”

俞知乐放手的同时,箫任跳了下去,有了鞭子带来的缓冲力,跳下去不至于摔伤。

她胳膊动了动将鞭子松开,她准备好落地的姿势,等着从高空落下。

意料之外,落地疼痛感觉没穿来。她竟然被一个人抱在怀中。

俞知乐大惊,连忙向这人看去,这人抱着她笑眯眯。

俞知乐觉得眼前一黑,以口型向着箫任说道:“我有危险!快跑!”

而后她嗷呜一口,咬在了这人的脖子里!

忻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忻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忻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忻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忻州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